admin @ 03-15 04:24:02   全部文章   0/1

小刘佳抽筋剥皮一样拿走那个不够好的自己-龙虾少女手记

小刘佳抽筋剥皮一样拿走那个不够好的自己-龙虾少女手记

小刘佳最近因为一些事情,状态一直很差。
但是自己也已经意识到,是时候断舍离了。
就像书羽说的,总将自己的问题推给原生家庭的不幸福是懦弱的,人类是有着强自愈能力的生物,一味沉浸在童年的不幸中不过是在逃避问题。
知乎上有个心理学的答主分析过这样一类女生,说这类女生表面上看上去强悍独立自信,实际上内心是弱质的。她们内心的“弱质”和成长经历密不可分,很可惜,内心的弱并不会因为外表的“漂亮”而有所改变。
作者把她们隐密的心理创伤归为几大类:
第一类:被抛弃的恐惧 |这一类女生成长过程中,父母感情并不好,或者被父母忽视,或者被父母寄养在亲戚家,更不幸的那一类则背负着离家不归的父亲,抛夫弃子的母亲这样的痛苦记忆。
第二类:被剥夺的焦虑|这一类女生的双亲里会至少有一个“垃圾“存在,因为沉迷酗酒、赌博、跳舞、嫖娼等原因不断向家庭索取资源,破坏稳定和谐的生活。这些孩子成长中会有自己的东西被父母夺走的遭遇,比如父母挪用孩子的学费,变卖别人送给自己孩子的礼物等。
第三类:已注定的人生|这一类女生自小就会有“人生也就这样了”的感知,可能自己最好的结局就是嫁个普通人,然后熬过生命平淡地死去。最常见的例子是上有姐姐下有弟弟又出生在重男亲女环境里的女孩,姐姐就是她未来人生既定的轨迹。
不管这些女孩的心理创伤属于哪一种,概括起来都是一样的——父母没有给予她对自己人生和感情应有的高期待和希望,所以她们的人生字典里没有“我值得拥有”这一句话。
这种思维模式相当的糟糕,因为不管她们用什么样的动人的词汇来矫饰,本质上就是她们对自己的人生和感情期待很低。她们内心真正的独白是:
现在我的人生相比曾经的黑暗已经很好了,所以我要用尽力气过当下的每一天。对于未来我看不到,所以我不会去考虑长期的规划。
我自己就是第一类。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妈就离婚了,并不是和平分手,我妈遭遇第三者插足,后来得了轻微抑郁症,整夜整夜睡不着觉,头发大把大把掉。父母当时拿我当角逐的工具。我跟随我奶奶长大,从小到大我没有体会过完完整整的爱,没有体会过父母双方共同的陪伴。因此我惧怕婚姻,更畏惧长久的亲密关系,因为在我看来,一段长久的亲密关系是很难维持的。
然后我长大了。我也开始试着恋爱。我发现自己好难去爱上什么人,也过于爱惜自己的羽毛。我不敢付出也不敢主动,在一段亲密关系里自卑又自负,总试图通过无端的发脾气来寻找存在感。我不敢付出,也不懂去关心照顾对方,我以为对一个人好就是给他花钱。毕竟我父亲就是这样对我的,他言及必是我多么多么辛苦地养你,却从没想过我多么渴望他的称赞,多么渴望一段平等健康的父女关系。
因为这样,我伤害了身边太多人,也辜负了太多好意。从今天起,断舍离。哪怕会像抽筋扒皮那样痛苦,还是要把那个童年不幸的小女孩从身体里剥离出来,做真正内心充满自己给自己安全感的人。要独立,要相信自己值得被爱,也试着去学习到底怎样正常地爱人。
是的,每个人都有选择未来的权利,也有选择婚姻的自由,你可以选择优雅的个人生活,但是这选择不应该是因为你害怕处理不好婚姻关系,而逃避婚姻。我想起前几日T的那篇推文,她说害怕处理不好亲密关系而重复爸妈的悲剧,那不如自己一个人生活。很抱歉这一次我不能认同她了,我们要变得更坚强也更自信,相信我们能处理好这些,相信我们有能力去爱去拥抱幸福,只有这样,无论最后结局是否幸福,我们才是真真正正发自内心的拥有安全感。
如果你也跟我一样,请试着把自己从情绪的泥潭里拔出来,就好像我们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一样,控制自己的情绪,而不是让你的情绪控制你。
共勉。

返回顶部